USDT自动API接口

菜宝钱包(caibao.it)是使用TRC-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Usdt收款平台、Usdt自动充提平台、usdt跑分平台。免费提供入金通道、Usdt钱包支付接口、Usdt自动充值接口、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一键调用API接口、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

原题目:华盛顿来信:混沌时代与史家的同理心

一月六日之后,美国学界和主流媒体都在讨论国会山突入者的身份及其背后的社会动因。事态还在生长,太多问题尚无定论,但特朗普、阴谋论、民粹主义、种族主义却无疑是此次事宜的焦点要害词。作为身在华盛顿的美国史研究者,我虽然没有亲历这次事宜,却体会到群情激愤背后的深刻无力感:四年前的学界、媒体已经误判了特朗普支持者的实力,四年之后的一月六日,电视屏幕前的人们依然对国会山突入者知之甚少。

事宜发作当夜,我的美国同伙坦承,自911事宜以来,自己还没有由于国家大事而云云痛苦过。这种痛苦虽然来自生疏:突入国会山的人群也是美国公民,却做出了民众前所未见的暴力行为,果然损坏美国人引以为傲的民主选举、和平权力交接。对我来说,这种“生疏”恰恰是问题的要害:在美国民间头脑市场混沌不清的当下,党同伐异异常容易,同理心却越来越稀缺。我一直信赖,同理心是历史研究者的看家本领,于是写下这篇文字,和读者探讨这份信心的逆境和未来。

当地时间2021年1月6日,美国华盛顿特区,大批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支持者来到国会举行 *** ,其中有人冲进国会内部,使得国会确认2020年总统选举效果的程序暂停。

国会山内外的平行天下

“这到底是怎么了!” 一月六日下昼三点,我的同伙、一个美国海军陆战队退伍兵在脸书的密友群中惊呼。那时刻,特朗普支持者已突入国会大厦,警员和国民警卫队的支援还没加入。我赶快打开ABC的网上直播,发现电视台正在一再播放几个画面:突入者坐在参议院主席台后面的皮椅上大吼、国会大厦基座部门被不可胜数的特朗普大旗和人潮笼罩、美国首都上空直升机盘旋、通往国会山的街道拥挤不堪。很快,突入者击碎国会大门玻璃的录像片断传来,主持人的画外音是:“这里不是乌克兰、不是白俄罗斯。这里是美国。”

追责行动很快更先。联邦执法部门已拘捕上百人,同时锁定了更多人的身份信息;天天数以万计来自民间的线索被搜集到联邦观察局手上,辅助执法者识别突入国会大厦的那些面貌和身影。特朗普成为美国历史上唯一遭到两次弹劾的总统,弹劾案十四日已在美国众议院通过。惊魂未定的议员们,即将在拜登上台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把聚光灯照向特朗普及其班底已往四年来的言行。

翻越众议院议长大厅(House Speaker’s Lobby)入口时被警方击毙的三十五岁美国空军退伍兵艾希莉·巴比特(Ashlie Babbitt), 虽然也有人纪念。右翼人士在社交媒体上开启了#说出她的名字#流动,只管最早使用这六个字的,恰恰是右翼人士的反面:五年前,它们曾被用来纪念死于警暴的黑人女性。不外新的纪念创意也在萌生:右翼群体给巴比特画了像,画中人肤色雪白、温柔优美,刚被角落里的冷枪打中而翩然“殉国”,美国国旗正从左手滑落;也有人制作了以巴比特为原型的自由女神标志,背后是鲜红的国会山穹顶,黑底白轮廓,气概极简、意在鸣冤招魂。

艾希莉·巴比特生前是阴谋论组织Q匿名者(QAnon)的追随者。该组织以为近三十年来,除了里根和特朗普时代之外,美国权力中枢历久被膜拜撒旦、嗜好娈童或支持虐童的特权阶级垄断。在巴比特殒命的狭窄楼梯间里,阴谋论者众声喧嚣:极右民兵组织扛着独立战争时期的加兹登旗、白人至上主义者扛着曾经捍卫过仆从制的内战南方邦联旗、Q匿名者穿着标有所谓秘密档案级别Q字的文化衫、特朗普铁粉们则挥舞着林林总总写着总统名字的旌旗,戴着“写有让美国再次伟大”字样的红帽。他们相互推搡、挤在一处,枪响后静了一霎,继而喊叫声又起。

拍下上述场景的人不止一个,但这几天最受媒体关注的,是一个游走于左派和极右运动之间的视频博主、年轻人约翰·沙利文(John Sullivan)。据 *** 十六日的报道,沙利文事后声称自己进入国会大厦的目的是纪录整场事宜,而非“介入”。熟悉他的左派流动家却说,他去国会山只是为了给自己涨粉、抢头条

当天最乱的时刻,特朗普本人缩在角落、没有声息。六号上午,他曾对支持者喊话,再次拒绝认可选举效果,招呼他们向白宫进军,阻挠确认拜登胜选的国会议程。之后的他在社交媒体保持少见的缄默,直到下昼四点多钟、乱象无法挽回的时刻,才姗姗来迟、对支持者说:“要和平,回家吧。我们爱你们,你们是举世无双的。”

特朗普时代的阴谋论,就这样骑着 *** 民主的“合法性”,扭曲了“合法性”三个字的政治学界说。

从“民主”到“民粹”、从“同等”到“反智”

国会山突入者已经被美国 *** 定性为极端分子,但极端主义者从来不仅限于右派。1971年,反越战运动如火如荼之际,提倡将暴力革命引入美国、并被联邦观察局定性为海内恐怖组织的极左派别“地下气象组织”(Weather Underground Organization,简称WUO),就曾在国会大厦参议院一侧引爆炸弹,所幸没有造成职员伤亡。1983年,女性主导的“5月19日(M19)共产主义组织”又一次在国会大厦北翼引爆炸弹,造成约25万美元的损失。

左派学者迈克尔·卡津(Michael Kazin)的名作《民粹主义的劝信历程:一部美国史》( The Populist Persuasion: An American History)以为,左右两派历史上曾经共享一种民粹主义传统,这种传统从殖民地时期滥觞,至今稳定其“推许平民智慧、小心政商权威”的本色。卡津这本书二十多年来一再再版,最新封面设计,是美国国旗加上两个剪影:以书名为分割线,上方的剪影是半生推广社会公正理念、对美国政党政治和巨富阶级批判甚多的伯尼·桑德斯,下方则正是自己毫无敬畏、却靠阴谋论和福音派守旧主义话术取信于民的特朗普。

卡津观察到,自1890年代美国人民党昙花一现之后,“那些用经济学理念看待美国通俗人的群体、和那些将人民看作天主之子的人士之间的鸿沟,就再没有真正弥合过”。随着美国六十年代社会矛盾凸显,左派吸收包罗马克思主义在内的政经理论,与相对开明的宗教组织保持和而不同的关系,几十年来推进劳工、民权、性别平权等运动,但也生长出地下气象组织这样的极端成员;右派则日趋守旧,与福音派守旧主义、白人至上主义等思潮越走越近,直到美国蓝领阶级的生涯日渐凋敝、悠久的反智主义更先将目的转向高科技产业、阴谋论在全球化时代的美国沉渣泛起。

《民粹主义的劝信历程》新版书影

不外纵然在现代国际社会,美国极右分子照样有些与众不同。众多大国更先“右转”、国家主义威权被日益神圣化、 *** 权力不停扩张的今天,国会山突入者虽然信赖阴谋论、信赖选举被所谓的“深层国家”“偷窃”,却既不否决民主制自己、更不热衷于美国 *** 的扩张。恰恰相反,他们来到国会山的念头可能千奇百怪,却都与匹敌 *** 干预、捍卫民间自治有关;突入者虽然以欧裔美国人为主,却也不乏拉丁裔、非裔、甚至亚裔美国人。事后遭抨击最多的种族主义,虽然是其中最危险的一条支流,但与其说种族主义引领了这场骚乱,不如说是阴谋论和总统误导了大批通俗选民,煽惑他们效法总统和白人至上主义者,以受迫害妄想为武装,通过霸凌他人选举权的方式、维护自己的选举权。

在我看来,现在最严重的危急不在美国民主制自己,而在现代美国平民头脑市场的混沌。今天走上陌头反疫苗、否决拜登上台的民众,那些以为福奇博士“不是医生”、只是大公司、大 *** 利益代言人的 *** 者,已经不太习习用左右界定自己,而往往以“真正的爱国者”自居、向他们眼中的一切敌人开战。他们所恐惧的“深层国家”(deep state)或许来自影视剧、科幻小说、甚至电子游戏的浸染,但支持这种恐惧的理念,却依然和“推许平民智慧、小心政商权威”的传统有关。民主与民粹、同等与反智之间的界线向来“易攻难守”,特朗普支持者信赖荒谬绝伦的言论,其背后是美国史上平民阶级历久对知识精英的嫌疑、对权力集中的 *** 。

,

Usdt第三方支付接口

菜宝钱包(caibao.it)是使用TRC-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Usdt收款平台、Usdt自动充提平台、usdt跑分平台。免费提供入金通道、Usdt钱包支付接口、Usdt自动充值接口、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一键调用API接口、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

,

阴谋论的流传,总是泥沙俱下、扭曲逻辑中掺杂几句真话。左派强调的“美国劳资矛盾”、“财富和权力不同等”征象由来已久,自然成为其中要素;而阴谋论者劝信时经常使用的盛行文化因素,更加深了人们对跨国公司垄断一切、甚至外星人控制权力中枢等叙事的印象。与此同时,所谓的“真理越辩越明”,在互联网时代正在失效:社交媒体的兴起一方面催生了可以用算法塑造舆论的大公司,另一方面削弱了媒体的“自净”能力。曾经在平面、陌头、电视上激辩的人们,越来越活在自己的平行天下里。

平行天下带来更多混沌、更多隔膜,由于每个自说自话的群体,都有足够的条件“圈地自萌”、“党同伐异”。生逢此时的历史学家,完全有理由埋首故纸堆,选择条理相对清晰的论题,避开布朗运动般不眠不休的思潮杂交派对。国会山突入者中心,有退伍老兵、有立法者、有CEO、也有生涯极不如意的小雇主、小职员和劳工阶级。把他们粘合在一起的阴谋论,挑战了学术天下中关于阶级、族裔、性别的固有剖析逻辑。但或许,最令历史研究者痛苦的,还不是这些社会群体的媾和历程,而是阴谋论自己恐怖的贫瘠:它是云云浅易、云云憔悴、云云生生不息、又云云令人无语。

不戴口罩的民众和突入国会山的民众,在“反智”这个特点上高度重合。美国疫情伸张、官方与民间对话一再失效的此时此刻,国会山外的反智和民粹,迸发出一种“敢把权威拉下马”的狠劲;而对话的起劲,则像极了希腊英雄西西弗斯推向山顶的那颗巨石。

同理心的尺度

作为历史研究者,我还没准备好对阴谋论者嗤之以鼻。每次读到档案中底层人的字迹时,我都坚信这些稚拙文字的背后不乏灵性,更确信他们的作者也曾和所有人一样起劲生涯过;阴谋论者也一样。迈克尔·卡津在一次讲座上说过,每个专心的历史学家都难免带点自由主义倾向。我想他说的意思,也跟同理心有关:一旦专心去探讨人类历史上通俗民众的庞大性,就不太可能得出拒绝包容的结论。

可悲的是,六号涌进国会山的人群中,间或泛起了持法西斯主义看法的白人至上主义者。而在2017年8月12日的弗吉尼亚州夏洛特维尔,群集在当地“解放黑奴纪念公园”(Emancipation Park)的右派人士中,也有肩扛纳粹旌旗的人。国会山上泛起的准军事主义者全身披挂、带着对讲机,他们背后的反 *** 主义倾向颇具规模,可以追溯到越战时期老兵的积怨,甚至早在1903年就失去了联邦 *** 支持的私募民兵传统。不外,日前接受采访时,美国 *** 的观察职员宁愿信赖,全情投入到新纳粹事业或暴力夺权的极端分子,在国会山上只是少数;大多数人,只是被阴谋论和总统招呼裹挟进来的通俗公民。

面临极右翼的极端政治行为,历史学家另有勇气拿出“同情之明白”吗?部门突入者正在成为极右翼组织中的英雄,这段鸡同鸭讲的历史历程该若何誊写?若是有人把杰斐逊的“自由要以爱国者和暴君之血来浇灌”挂在嘴边,输出的却是充满种族愤恨和被迫害妄想症的“白人民族主义”,他们是否就失去了被历史学家同等看待的权力?

突入者即将面临法律制裁,而历史研究者对这次事宜的誊写,则险些肯定与司法讯断的特点相反:历史誊写要面临纷繁芜杂的平庸之恶和有意之恶,在无数细节、断裂和争议中重新发现值得提炼的脉络。史家有责任用平视的眼光,向问题的来处、未来的前言提议打击:国会山突入者来自那里?他们思潮背后的大江、小河从那里起源、又在那边汇聚?在突入国会大厦之前,他们都尝过什么味道、渡过怎样的人生、接触过哪些群体?

不少美国历史学家从内战重修史出发,剖析国会山事宜的源流。著名史家埃里克·方纳在《国家》杂志上撰文,强调今年一月六日的骚乱,让内战时捍卫仆从制的南方邦联旗第一次有机会在国会山内部展示。重修史家格里高利·唐斯(Gregory Downs)、凯特·梅索尔(Kate Masur)也在《 *** 》上联合发声,回首了内战以来南方社会对黑人选举权的历次暴力压制。他们反驳拜登公然讲话时重复的“美国不是这样”,以为国会山事宜恰恰揭开了美国种族关系史上贯串古今的丑陋一面。

唐斯曾在伊拉克战争之后出书了关于重修时期军事占领的著作,探讨北方军队在南方社会革新历程中难以逾越的看法、社会、资源局限;迈索尔早年研究首都华盛顿的重修历程,深入思索解放黑奴后联邦 *** 若何做出种种平权的实验,又若何受制于十九世纪同等观的界限,因而最终没能兑现战后初期关于种族同等的答应。他们学术研究的要害词是“历史局限”,但他们的时事评论则着重描写残酷历史的现代延续,劝告有心人注重美国民间历久存在的恶性遗存。

重修时期的美国史异常庞大,方纳以来的史学看法却大同小异。史家稀奇强调非裔美国人的能动性和领导力,把重修失败的焦点因素归结在内战后联邦 *** 的失察上:震天动地的大改造眼前,那一代决策人辜负了被解放的黑人仆从,没有做到“除恶务尽”。在这套历史叙事中,联邦军队陆续撤出南方后,黑人民权很快遭到打压,种族隔离制度逐步确立,美化老南方的“败局命定论”甚嚣尘上。无视种族同等的南北息争叙事,在《乱世佳人》风靡全球的时代占有了美海内战历史影象的主流。史家普遍以为,重修虽然埋下了民权运动的种子,却由于错失了“除恶务尽”的时机,而大大推迟了美国种族平权制度的熟成期。

惋惜历史庞大性自己,恰恰是“除恶务尽”的更大敌人。1876年,格兰特总统班底的溃烂丑闻已经人尽皆知,北方此起彼伏的劳资矛盾引人瞩目,而总统大选效果的争议,则把南北矛盾激化到一个令人小心的爆点。在新总统拉瑟福德·海斯入主白宫前,身世行伍、即将卸任的总统格兰特调动七个连拱卫首都,一艘军舰也开到了华盛顿东南侧的安那考斯提亚河上,防止不认可选举效果的民众从马里兰州跨河进攻。在就职演说中,新总统海斯勉力淡化党派政治的分歧,以为“合众国总统的当选,自然归功于某个政党的选票和积极争取……但他必须时刻提醒自己如下事实:只有能更好地为国家服务的人,才气更好地服务于其党派。”

海斯对 “国家”的强调,与拜登答应“做所有美国人的总统”并无二致。与重修末期的海斯一样,拜登试图弥合特朗普时代的深刻裂痕时,也不仅需要排山倒海的手段,更需要极大的智慧、勇气和毅力,去践行可能遭遇咒骂和枪炮的同理心。

稀奇远、异常近?

国会山突入者中,有不少年轻而热切的面貌。他们让我联想起收藏在纽约大都会博物馆的一张年代久远的肖像照。这幅照片曾经刊登在1931年的《柏林画报(the Berliner Illustrirte Zeitung)》封面,主人公是《意志的胜利》导演莱妮·瑞芬施塔尔。画中人时年二十九岁、高慢优美,依附强壮体魄和意志力、穿着背心短裤在山巅滑雪,竟然额头见汗。

1936年,这组滑雪照里的另一幅图片刊登在美国《时代周刊》封面,下配一行秀雅小字:“希特勒的莱妮·瑞芬施塔尔”;大西洋另一边,作为纳粹宣传机械宠儿的莱妮,正由于元首的青睐而激动不已。今后二战发作,纳粹主义借着瑞芬施塔尔光彩夺目的宣传作品祸乱人世,直到1945年才烟消云散。滑雪照拍摄者、犹太裔匈牙利摄影师马丁·芒卡西,则在1933年脱离德国来到美国,后半生创作了大量展现人类自然美的摄影作品。

时代周刊封面,1936年2月17日。

瑞芬施塔尔那副野心勃勃的肖像,与现代天下之间事实距离多远?国会山事宜的种种迹象表明,谜底恐怕是“稀奇远、异常近”。“稀奇远”是由于,奥斯维辛之后,极右翼已无法吸引瑞芬施塔尔这样的天才,而特朗普的种种言行虽然透露出此人对极右翼的同情(如夏洛特维尔惨剧后拒绝点名训斥施暴组织),他自己却并不具备二十世纪大奸大恶们的心机、意志力和坚定的反人类头脑。信仰强人政治的瑞芬施塔尔若是看到特朗普四年来的所作所为,恐怕会轻视一笑、弃之如敝屣。但另一方面,我们不得不认可,愤恨、种族主义、党同伐异的幽灵,确实在已往四年里,通过特朗普及其班底的加持而登堂入室。

值得庆幸的是,国会山虽然让问题再次激化,历史学家和其他仔细观察者们却知道问题由来已久。史家理查德·霍夫斯塔特1963年就已写出关于美国反智主义传统的经典作品,天下各地的历史学家,至今依然不停探讨平民阶级对“庞大性”的恐惧和 *** 。针对美国白人至上主义的研究,也已进入跨国史领域:卡特琳·贝卢(Kathleen Belew)的《把战争带回故土:白人权力运动与准军事主义美国》( Bring the War Back Home: The White Power Movement and Paramilitary America)就实验破除民众对极右翼组织碎片化的印象,梳理了极右翼在美国、欧洲、英联邦成员国之间共享的头脑和社会运动历程。

那么我们或许可以说,推石头的西西弗斯还在推,历史学家的求知之路还在走,坚持与未知对话的人们,照样不会由于频发的恶性事宜,就否认对话的意义。

国会山突入者和慌忙逃亡的政客中心,不乏怙恃、同伙、同事,也不缺佣兵、骗子、野心家。他们中大多数可能不会在历史上留下深刻印记,少数人却可能成为未来的小独裁者甚至杀人凶犯,做出比一月六日更令人齿冷的事来。拜登就职典礼时,驻守国家广场周边要道的美国大兵在春寒料峭里挨着冻,五十个州的首府也严阵以待、不敢大意。但无论二十号以后的历史走向那边,我都信赖历史学家的同理心和英雄主义会延续下去,信赖在最后一批实验与阴谋论者对话、对残酷历史温柔相待的人群中心,会有他们的身影。

Allbet Gaming声明: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与www.allbetgame.us无关。转载请注明:usdt钱包支付(www.caibao.it):华盛顿来信:混沌时代与史家的同理心
发布评论

分享到:

allbet登陆官网:克莱重伤后
2 条回复
  1. 币游视讯
    币游视讯
    (2021-02-13 00:00:52) 1#

    延边新闻网延边新闻网在延边市是公认的信得过的权威主流媒体,多年来一直致力于报道延边新闻以及周边发生的大小事件,我们发布的资讯门类多样,您可以根据自己所需或兴趣爱好实现一键订制,极速便利,这里有延边市风采展现和社会话题追踪,还有吉林省内重大政策变化的报道,国内新闻、国际新闻也有涉及,我们专业而权威,是您信得过的最佳新闻网站选择。看一下就走,哈哈

    1. BGbet
      BGbet
      (2021-02-14 12:04:50)     

      闪闪发光的文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